澳门生肖彩开奖结果 叶刘淑仪:港英急推 民主 谋抗中

发布日期:2021-05-24 05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重构议会确保"爱国者治港"

"但这么多年来的成果呢?"她忆述立法会于2018年审议"一地两检"条例草案时难掩激动,"(反对派)探讨不到两句就提出规程问题、始终尖叫,数条条文也得审议3个月,2019年勘误《逃犯条例》,冲出来打架不准大家开会,还有秩序吗?议会的秩序、破法效率全部倒退。"

她说,世界各地都在采用多种不同的民主选举办法,目的都是渴望培植优质民主,"很多国家有高下议院,各院选举方法不同,部分是委任制,因为良多有见识的人都知道,由大众决议政策会变得民粹,必须有批具专业常识和深远视线的人参加,才会产生考虑长远议题、合乎民众利益的混淆政体。"

●叶刘淑仪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时表现,英国人在香港附近回归过渡期前才催谷民主选举,目标就是于回归后发挥对抗中心政府的作用。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

回忆港英政府管治香港的156年,叶刘淑仪指英国曾有两次机遇能在香港推行民主和普选,但终极都自行否决。第一次机会在二战结束前,英国成立"Hong Kong Planning Unit(香港计划小组)",当时英国以为中国或会于战后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,因此于日占时期停止后盘算在港引入代议政制,结果遭英商强烈反对,英籍公务员亦不欲将权力交予民选议员,故计划最终被搁置。

多年来,始终有市民以直选议席的多寡来衡量本港的民主水平。叶刘淑仪指出,这种做法是将"universal suffrage(普选)"与民主画上等号,但民主这个概念并非纯粹由选举程序决定,一人一票也只是选举程序的其中一种措施。

原本于2004年第三届立法会已经撤消的选委会议席将于下届立法会重现,此举亦被外媒形容为"减弱民主"。叶刘淑仪直言,回归前不少港人都很向往西方国度富强、自在的生活,憧憬民主和选举,中央政府亦有聆听港人的声音,逐渐增加立法会直选议席,林郑月娥:“大湾区青年就业打算”供给职位数量超预期,2012年起由70人组成的立法会,就有40个直选议席[35个地域直选及5个区议会(第二)]。

叶刘淑仪指出,中英双方于1984年签署《中英结合申明》后,英方深知1997年中国势必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,于是在退却香港前"还政于民",同时向港人灌注"三权分立"的概念,催谷可能制衡特区行政机关的民选议会,进而抗衡中央政府日后透过行政主座行使权利。

叶刘淑仪表示,正因过往扩大香港议会直选元素的后果不好,中央政府才要拨乱反正,从新构建的议会就是为了达至均衡加入,有人代表直接、单纯的民心,亦有人斟酌久远政策,"重构议会除了确保『爱国者治港』跟『一国两制』行稳致远,也欲望达至这种有利香港整体好处的制度。"

减直选无削弱民主 人一票非独方式

批西方无理斥责中央完善港选制

她以美国为例,指美国各州不论人口,在参议院中均有两位议员作为代表,可见美国也害怕民粹,即"tyranny of the majority(多数人的暴政)",才会作出这种平衡的安排。

香港回归20多年来,社会不乏吹嘘港英政府是香港"民主开端"的声音,甚至声言英国为香港引入选举是"还政于民"。回归前后曾任多项官职的新民党主席、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近日接收香港文汇报专访时表示,英国深知公务员治港的效果空想,所以在管治香港的百多年间一直无推行民主选举,至香港邻近回归过渡期,英国才开始在香港催谷民主选举,同时培育深受其信任的"民主斗士",以在回归后施展抗衡中央政府的作用。

她表示,英国领有数百年民选议会的运作教训,清楚知悉如何利用选举牵制行政机关,但英国当时也十分谨慎,先于1985年的立法局选举引入功能界别选举,并开始扶植所谓"民主斗士",再于1991年的立法局选举参加地区直选议席,而自1991年起立法局的文化完全变质,透过直选产生的议员根本不愿搭理行政局的议员。

"当时管治香港的英国人基础不信赖这种民主发展。"叶刘淑仪说,在港英政府管治香港的百多年间,英方深知公务员治港的效果很好,奉行自由经济的香港当时堪称中海内地的唯一中介人,贸易跟投资的资金都须经香港进出中国内地,"经济好到如此程度为何还要办民主选举,选些不教训的人?当时很多英籍公务员都不想离开,他们都认为公务员治港很好,拒绝在港推行民主,只是后来要交还香港才会推行民主,目的基本就是抗衡中国核心政府。"

新选举轨制下立法会的地区直选议席由35席减至20席,以全港作为单一选区的5个区议会(第二)议席亦会取消,相关举措被西方国家形容为"民主倒退"。自2008年起担当直选议员至今的叶刘淑仪表示,减少直选元素或一人一票的成分不等于削弱民主,"民主是个更广阔的概念,任何政治制度的终纵目标都是达至良好管治,澳门49码手机版,一人一票只是民主制度中一个程序的其中一种方法。"

来源:文汇报

对中央出手完美香港选举制度,西方一些国家近日接连质疑"违反《中英联合声名》",对此,叶刘淑仪批评西方有关说法无稽。她指出,中方于《中英联合声明》列出的基本方针政策,并无任何一条提及香港立法会的组成,而声明亦提及"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发生,由中央公民政府任命","所以到底完善选举制度为何会违背《中英联合声明》?根本就是无理责备。"

洗脑"三权分破"谋制衡特首

第二次机会是1966年,当年因天星小轮加价而引发的九龙骚乱酿成伤亡,港英政府事后委任资深殖民地官员狄坚信(W. V. Dickinson)领导地方行政工作小组(Working Party on Local Administration),再次研究在港引入代议政制和选举,但遭其余本地政务官引用儒家经典反对,指"中国传统是父母官的家长式管治,中国社会不理解亦不信任选举"。